冷山雪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祁同伟给人的启示:“穷怕了”的贪官值得同情吗?
2017-05-18 10:59
分类: 时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红雪枫

   尽管很多人对身为公安厅长的祁同伟不屑,对其为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作法更是不齿;可也有人看出了祁同伟的灵魂的“高尚”和追求,对他深表同情。对这个人物,双方仍交锋激烈。笔者细细品味,越品位越感到这人物活了起来,发觉这个历经曲折的“穷孩子”(过去“穷怕了”)还真值得“同情”。而值得“同情”又恰恰是《人民的名义》这作品的又一成功之处。

   对祁同伟这个人物,有几个环节值得注意,如果丢掉一些层面或视觉,就会曲解他。再优秀的人不从全面的角度看,不从发展的角度看,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优秀。当然再丑陋的人不以同样的方法去观察和透视,也不知道有多丑陋。挺祁同伟的主要是坚持“穷孩子”奋斗,没背景靠自己努力;另外再怎么样人家有爱情。我们看看他怎么努力,有怎样的爱情。这里细致地梳理一下,尤其是关注他奋斗和努力的轨迹,以及对爱情追求的执著,祁同伟形象也就更清晰了。

   一、当上学生会主席

   这是有意思的,这个后来令人不屑的人,居然早前是学生会主席。按理说,这样的学生干部素质应该是比较高的,至少不会很坏。可以后的现实却令人大跌眼镜,此人相当坏。突然变坏了吗?不然。我们不能随意把他的过去和现在过分切割,好像原来非常好,一下子因为某些曲折突然变坏了。人是不会“突然”变坏的,应该说他原来并非那么好。一个思想并不纯、素质并不那么高、能力也并非那么强的人,轻易当上了学生会主席,这正是教育的悲哀。一些地方的教育是严重受腐败等歪风影响的,学生会主席快速堕落已不是个例。有的“快速”是很快的,显示的是教育的问题是很突出的。

     二、他如何追求爱情?

    这里分层次分析也只是相对的,有些地方是纵横交错的。他看上了陈阳,这姑娘确实是不错的。像陈阳这样的女子,美丽、知性、很有修养,父亲又是高级干部,无疑很多人都会看上。这里说祁同伟“看上”,还没说他追求爱情。因为这里涉及两个层面:一是二人产生了爱情;二是真正在追求。先看第一个层面,爱情是纯洁的感情,是心心相印,这情感是高尚的,是令人敬慕的。他那么轻易地就把“深爱”的人抛弃了,没任何纯洁可言,用“心心相印”这些词更是莫大的嘲讽。从第二个层面看,即从追求爱情这个层面看,应该是无从谈起。追求是一个过程,尤其是执著的过程。勇敢和坚韧地追求,不惧任何艰难险阻地追求,甚至不惜献出生命去追求,在生命中是最为灿烂的。祁同伟做到那一步?他为追求爱情付出了多少?这是观众尤为关注的。从他追求的路程看,就遇到一点很多人都遇到过的曲折,他连生命危险都没冒,连真心都没掏,甚至连最后那一刻对她看都没看,就轻易把她给抛了。抛弃一个人就像抛一个什么物一样轻松随便。一边是眼泪,一边是“硬汉”;一边是真心织成的情意绵绵,一边是“石头心肠”——“追求爱情”着哪门子边际?

    与陈阳这边“一场空”,是不是在那边追求爱情去了呢?在那边,一所学校的的大操场,有一个学生确实很勇敢,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,他突然跪了下去,与这勇敢动作同样令人震撼的是广播喇叭传出的震耳的勇敢声音。这声音和哪跪下去的动作不就是一个意思:“我爱你!”他真不愧是一个久经锻炼的学生会主席,在这方面的表现也非常优秀:原来看上的是一个省检察院副院长的女儿,现又迅速看上一个更大的官——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。他找对象还不乱嫌弃其它条件,连女方大10岁也“看上”了。这一跪就是态度,就是“爱情”宣言,就是“忠贞”执著的表达。他一直跪着,有的同学给了掌声。楼上好友侯亮平等也探身看楼下发生了什么,发现那跪着的,他却露出异样的目光,这目光好像有鄙夷的意思。祁同伟心目中的“女神”终于缓缓下来,走到自己身边,两双手终于拉到一起了。同学们报以掌声。祁同伟严肃真诚的脸上洋溢着幸福。应该说这不仅是爱情产生了,而且让无数人见证了爱情。

    可多年后他背后的表白,对已退下来的老书记女儿的憎恨,才揭示了那爱情是假的,学校那一跪不过是演戏。戏完了,人家父亲帮助升了公安厅长,还不该收场吗?尤其是这“老女子”成了他找情人高小琴的绊脚石,又是他仕途和外面搞钱和从事其它违法活动的绊脚石,不快快踢开怎么好?最令他气愤的是,他亲戚轮奸被他放行,还去搞假“摆平”。妻阻止不住还向高书记反映,意在挽救他,他更恨之入骨。

    某些人佩服的“爱情”显然是“高祁配”了。他爱高小琴什么呢?高小琴又爱他什么呢?高小琴外表是不错,光这面上东西形成不了爱情。爱情是高尚的,纯洁的,神圣的,这高小琴一样也不占?这高小琴一样也不占,那他们的关系是个什么东西?不清楚。他看上高小琴,不能不说也看上高小琴身旁有个赵公子,而赵公子背后是难以想象的大官——副国级。还有一点也是清楚的:两个人都在做生意。女老总该做生意,企业做生意是正份。可公安厅长是不允许做什么生意的。问题是,女老总不是省油的灯,她做的是歪门邪道生意。祁同伟在高小琴山庄也有股份。不知是不是“爱情”把他们连在一起,但知股份是肯定把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。什么爱情不爱情的谈起来有些别扭,说与股份结婚倒像那么回事。他们的主要“剧情”围绕股份等展开,“入股”、“转移股份”、“向国外转移财产”确实关系紧密,这与什么爱不爱风马牛不相及。未离婚就厮混倒是无所顾忌,行为和水平完全像社会上的混混。二人还密谋杀人,干掉反腐勇士或“绊脚石”这方面有很多共同话题。他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,即便离作恶尽头不远,都积极为以赵立春为首的贪腐集团卖力效力。这点是必须肯定的:在违法犯罪方面,他们确实心心相印。这是一对违法鸳鸯,一对贪腐男女,双煞到最后都成为恶的化身。该死的死,该进的进(班房)——这就是他们的命运。至于爱情,就别玷污那珍贵的两个字了。他们也配?

    三、他是如何追求事业?  


   他追求事业就像追求“爱情”一样,一路过关斩将,斩掉好多对手才会有意外的辉煌。一个大操场下跪的人竟跪成公安厅长。如果想官想疯了我们也去跪?跪他个一排看是什么景观?这不是太丑陋了吗?这种鬼出来的官能 追求出什么“事业”?一边跪——温柔,一边抛弃——残忍:“干大事”就要做出这样的选择。好家伙,这般卑鄙无耻。“爱情”升官法、“爱情”追求“事业”法还真是妙法。感谢祁同伟,你的成功也我们进一步上了课,懂得如何防“爱情”、防“小人”、防“卑鄙”——早早就该把这不仁不义的家伙给拿掉。哪容许让他长大?显然应早早打掉容他长大的环境,应早早把京州那类地方的腐败给端了。若早打、严打、痛打,连同纵容的玩忽职守者一齐端,哪还有后来是乱糟糟“政治生态”?哪还有无法无天的一伙胡作非为?哪还有老百姓哭天喊地?这是不能不认真反思的。

像祁同伟这样心狠手毒的“官迷”和“‘爱情’迷”,在反腐风暴中落马是好事。即便当年当公安受伤立功,并不能以此作为一再伸手要官的资本,更不能作为胡作非为的“理由”。仅因遇到点曲折到乡镇司法所,作为“农民的儿子”这也算不得什么,在这类地方干出成绩的人多得很,有的德才兼备高材生还专门选择了乡村支教或在其它领域扎根基层。这同样表示其走邪路的“理由”。他的问题实际上是出在早年就心术不正,在乱作为过程中没得到及早惩治。监督方面存在的明显漏洞和问题是值得我们认真剖析的。如果没有反腐风暴的席卷,他应该是省领导了,随着官升“爱情”也很可能升了。按照他的“聪明”,应该早果断甩了高小琴,又攀升一个什么“高枝”。这种投机分子、素质败坏的分子,越升越高国家和人民也越危险。加之他的“政治资源”及与黑恶势力联手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打掉祁同伟们的“事业”,打掉祁同伟们的“爱情”,不能不说是反腐的一大成功。

尽管有人挺祁同伟挺得有力度,对“穷孩子”的奋斗和努力较为崇敬,对甩掉一个个“恋爱对象”后追到的“爱情”佩服有加,众多观众还是对身为公安厅长的祁同伟不屑,对其为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作法更是不齿,对追求“爱情”的行为厌恶至极。“我希望祁同伟用大狙把道貌岸然男盗女娼的候亮平沙瑞金爆掉。”“图穷见匕手”是祁同伟们的“专利”,这种人随时会为了个人利益伙同邪恶势力、黑恶势力、贪腐势力对正义人士和无辜进行屠杀。与直接的黑恶势力相比,他们只是更有能力,更有“才华”,此外还有一张光鲜的皮而已,那心肝通常比黑社会的人更黑。提出炸侯亮平、沙瑞金的祁同伟“粉丝”,心的底色也够令人心颤。

 我们“同情”他,才会更好地防范他;我们“同情”他,才会警惕他;我


们“同情”他,才知道该出手时就出手——


只有快速打到了他才免于被他打到或枪杀。他已是一个符号,杀人的符号,


只要挡了他的路、只要对他搞名


堂形成威胁,他就要开杀。他没有底线,没有法律,没有正义,只有自己,


只有演戏;连轮奸都敢放行,连


同学、朋友都敢掏抢——只要挡了他的道。他太值得“同情”了,同情只有


死路一条,“同情”才能将他纯之以


法,才能送他到法律的审判台。他罪恶累累,一次次酝酿杀机,难道不该上


阎王殿?他吞枪毙命,是老天成


全他,结束一颗罪恶灵魂,保住百姓一方平安,岂不是大幸?有什么同情可


言?除掉祸害才有欢乐可言。试


想,这祁“流氓”变成祁省长,奸猾老师变成“奸”书记,后果当是什么模


样?政治流氓绝对不满足于什么省长位


置,他要当“中央首长”,谁挡他的道,定杀得更凶,行事定更疯狂。离目


标都越来越近了,心头也越来越欢喜


了,你哪个“侯亮平”来碍他,不杀你个人仰马翻才怪,何况位越高监督越


难,把你“私了”了可能也没多少人知


道。正如赵公子所说,“哪朝哪代没几个冤死鬼!”那不是祁同伟大展“才


华”的好时机吗?


   四、“穷怕了”是贪腐的借口吗?

   

   这个表面爽快的伪君子有句道貌岸然的口头禅——“穷怕了”。人们相

信吗?“穷怕了”就可以贪腐?“穷怕了”就可以放纵亲戚轮奸?“穷怕

了”就可以在别人影响你“致富”和“升官”时下狠手?“穷怕了”可以对

执法勇士开枪?欺人之谈!如果此高论成立,多少贪官都不是贪官,是“清

官”了,都贪腐得有理,因为“穷怕了”;那些抢劫、杀人、强奸的一个个

也会气壮如牛,也会说不该判刑,因“穷怕了”;都操此“理论”,小三、

“小四”、妓女都可以集体起舞,说自己是“性工作者”,都可以捞钱不顾

廉耻,也因为“穷怕了”。你有好“穷”?当了厅长,已接近当省长,老板

那还有股份。到最后也不忘“向外转移财产”,还热衷贪腐的事,这跟“穷

怕了”有哪门子关系?用如此低劣的遮羞布来遮,简直可悲,可怜。那自

称“农民儿子”的赵德福,同样没看出农民的优点,仅看出他在当“叛徒”

。他也“穷怕了”,“穷”得家中垒起了金墙,这金墙不是外表镀一层金,

而是实打实金子做的墙。墙里面共有现金2亿元。不知会吓晕多少人?现实

中新落马那年轻贪官也说出一模一样的话:“穷怕了”。“穷怕”个鬼?农

村没呆多久就读书出来了,20多岁开始当官(此前也是学生会主席),随后

一路贪腐,一路凯歌。仅30多岁就升任常务副县长,

涉案金就达2000多万。不是反腐风暴帮助了他,果断把他送进班房,他已走

向不归路。而众多的群众,面对各种困难和巨大压力,哪个不是老老实实做

人和做事。“穷怕了”的贪官疯狂贪腐怎么不说“贪怕了”?以“穷怕了”


为口实胡作非为真是难以容忍。


   如果继续让祁同伟们施展“才华”(先当马屁精再拔剑),就是让老百

姓受伤害,让坏蛋趾高气昂,让正义被谋杀。我真希望高小琴和他早点跑

路。”这种声音是非常奇怪的,“希望”他们“跑路”,究竟跑哪里去?去

继续害人吗?去东山再起吗?“跑”到境外干破坏事吗?这种人只有法律安

排的地方才是他们合理的归宿。祁同伟居然对陈海下手、对侯亮平下手,那

女人也敢对挡路的下毒手,简直是穷凶极恶。这种人若再升上权力更大的

官,去充当更高层次经济“能人”,我们的社会怎么得了?怜悯只能对犯错

误的人、尚有良心的人,不能对心灵已被黑化和毒化的人,更不能对向你举

起刀的魔鬼。同情伪装的蛇是死路,将眼镜蛇、美女蛇、毒蛇统统斩掉,前

路才会春光无限。







标签:
  • 浏览: 492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
博客分类

博客标签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